劉思遙

分析師

7

文章/篇

4.7萬

閱讀/次

拜訪信息

为了给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,在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前,想对您有个简单了解. 邀请您填写如下信息

提交成功

非常感謝您的配合,我們的作者會盡快通過您的微信,
請耐心等待~

微信號

15701235851

春節檔消失了,影視行業還能翻身嗎?

文创綜合文化産業
億歐
劉思遙
2020-03-03 · 12:45
[ 億歐导读 ] 疫情的蔓延,不僅使春節檔票房打了水漂,還直接影響了上遊制作端。
电影调音室, 图片来自“億歐网”

沒人能想到,陪伴中國人二十幾年的春節檔會以這種形式“謝幕”。

1997年《甲方乙方》之後,春節檔電影伴隨著幾乎每個中國人的新年。最近幾年票房表現尤其好,從2016年的30.85億元增至2019年58.59億元,四年間增長了約一倍。 

但增長勢頭在2020年戛然而止。1月23日,7部賀歲片集體宣布撤檔,擇期再映。 

各大線上票務平台隨之公布退票細則,所有撤檔影片均可無條件全額退款,線下院線自1月24日起全部暫停營業。

春節檔對于院線來說至關重要。根據貓眼數據,2019年、2018年、2017年春節檔票房收入分別爲58.59億元、57.70億元、34.20億元,分別占到這三年國産電影總票房的14.2%、15.2%、11.4%,足見其重要性。

2016-2019春节档电影总票房统计情况.png

各大院線公司最近兩年業績本就不佳,春節檔正是與其命運攸關的“救命藥”,但到2月初,已經有院線開始批發轉賣快到保質期的各種食品。

院線公司原本指望2020年春節檔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,如今卻不得不面臨停擺,前途多舛。這也就不難理解,爲何徐峥賣出版權給字節跳動,會掀起行業一片聲討。

影視公司需要繼續在寒冬裏煎熬,去思考觀衆究竟願意在熒幕上欣賞到哪些電影;院線需要思考的是,行業到底經曆了什麽,才使得自己的經營出現如此下滑;而對觀衆而言,需要靜靜的等待疫情結束。

行業全面停擺,更需要我們駐足,去複盤過往的變遷,思考未來的發展。

撤檔+停擺,雪上又加霜

疫情的蔓延,不僅使春節檔票房打了水漂,還直接影響了上遊制作端。

1月25日開始,橫店影視城、象山影視城等多家影視基地相繼閉園,全部劇組的拍攝活動停止,轄區內拍攝場景悉數關閉,包括了拍攝基地、外景拍攝基地和攝影棚等。

直接停機影響巨大,首當其沖的就是檔期節奏全部亂套。

“扛得起票房的Cast(演员),他们档期是很满的。如果这部戏延迟开机,意味着就必须压缩拍摄时间,而如果不能开机,那可能Cast的这段档期可能就用不了了,就会影响这个项目整个的一切后续规划。”盛景嘉成主管合伙人王晓辉向億歐透露。 

王晓辉介绍,制作方协调艺人档期情况复杂,往往需要付出很大代价,“重新安排、沟通交流,分人分项目分情况,有的能延档期有的不能延,还要看艺人下一步戏是什么,各种情况都会存在,这个过程有时会付出高昂成本。”王晓辉告诉億歐。

劇組人員工資照發,租金照付,以及未知的“藝人成本”,讓影視公司早已捉襟見肘的現金流更加困窘。“影視公司的現金流本就緊張,項目款不能夠按時回收,就會影響到新影視項目的制作。”

王曉輝口中的“寒冬期”,是整個行業目前的寫照。對于觀衆來說,則是曾經熟悉的明星逐漸淡出熒幕,莫名“過氣”。

2020年1月22日,迪麗熱巴主演的電視劇《三生三世枕上書》在騰訊視頻獨播,而她上一部播出電視劇,則是2018年6月的《一千零一夜》,時隔一年半。

一年的時間只播出了一部作品,迪麗熱巴在2019年8月的一檔綜藝中道出了原因,這位當紅明星說自己已經八個月沒有拍戲了。

而在2013年到2017年,迪麗熱巴4年無休,拍了20多部影視作品。

此一時,彼一時。英諾天使基金合夥人王晟回憶,2018年影視行業就開始進入“寒冬期”,“最早2017年底,或者說2018年開頭之後就全面下行了。”

導致迪麗熱巴無戲可拍的“罪魁禍首”,是2017年開始的一系列“限薪令”。

2017年9月22日,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颁布了《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》:影视剧的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,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 70%。

一年後,2018年6月27日,中宣部、文旅部、國稅總局、廣電總局、國家電影局五部門聯合下發通知,落實一年前頒布的意見。 

從“限薪令”開始,密集利空政策輪番出台,沖擊著影視行業。

“2018年開始查偷漏稅、規範票補、內容審查、終止企業IPO、不能上市運作……這個行業其實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沖擊。”王曉輝回憶說。

2018年6月初,影星範冰冰被曝出4天6000萬元天價片酬,影視圈“大小合同”、“陰陽合同”等偷漏稅潛規則,“影視大鳄”被查了個底朝天。

2018年10月2日,國家稅務總局《關于進一步規範影視行業稅收秩序有關工作的通知》,規定影視行業要自查自糾,有偷漏稅情形的企業需要補繳自2016年以來兩年的稅款,若拒不糾正將依法被嚴肅處理。 

查偷漏稅、補繳稅款對于曾經遊走在灰色地帶的影視公司,直接意味著成本增加。

“2018年之前,部分影視公司本身,表面上的流水都是正常的,但核心業務有一些灰色地帶,尤其是一些演員自己的工作室,收入有不規範等問題。查偷漏稅導致這些企業盈利能力降低,影響了投融資。”

不過在王曉輝看來,過去的影視行業的發展並不健康,政策糾偏有助于規範市場,只是長達兩年的持續調控,讓行業有些吃不消。

虛假繁榮已逝,但消費端潛力仍在

 “2018年之前,行业里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,包括偷漏税、票补、偷票房、锁场,其中有很多的暗箱操作。”王晓辉告诉億歐。

 偷票房就是典型暗箱操作,手法繁多,頗具花樣。

其中之一就是線下影院與影視公司串謀,播放A電影的場次,影院給觀衆B電影的票,將票房從A電影轉移至B電影。

有時,線下影院還可以更隱晦,將票房侵吞。

影院把已經作廢的電影票或者手寫票當作入場憑證,不做線上記錄,這筆本應該屬于票房的收入就會被轉移到影院;還可以只打影廳號,不打片名,將票款轉移到影院。或者幹脆兩套系統出票,將記賬系統和報賬系統分開,實現偷票房。

偷票房的行徑屢有曝光,2015年,就曝出當年幾部“火爆”的電影以偷換票、手寫票的方式被偷票房。

顯然,這種行爲抹殺了好作品和差作品的差異,傷害了優秀影視劇創作者的積極性。

“政府做一些規範舉動也是有必要的,不然這個行業按以前的不良的那種發展下去,遲早有一天自己把自己搞死!”王曉輝對此批評到。

2017年3月1日,《電影産業促進法》正式生效,規定不得虛報或瞞報票房收入,在一些情況下,針對違規者的罰款可以高達違法收入的五倍。同年3月,全國326家電影院因“偷票房”而被處以巨額罰單。

除了偷票房,還有另一種制片方作弊的方式——鎖場。

所謂“制片方鎖場”,就是制片方自行買票房,而實際上則是根本沒觀衆的“幽靈場”,這不僅可以人爲制造高票房的假象,還可以防止因電影口碑不佳而被院線下線、換片,可謂一箭雙雕。 

用鎖場的方式維持虛假繁榮,實則助長行業泡沫,有的制片方用融資的錢買票房。動用一些資金,提前把一些場次用幾張票就鎖掉,導致影視公司排片的時候,被動地提高不受歡迎影片的排片率。

“以前《叶问3》的时候,就是用融资的资金反过来去买假票房。这些事情其实很多,这种营销的手段和方法,长久下去是不可取的方式。”王晓辉向億歐透露。

不僅是“鎖場”,票補同樣也是在人爲制造虛假繁榮,制片方給線上售票平台補貼,讓消費者以更低的價格觀影,據王晟介紹,票補政策對票房的助推十分明顯,“票補政策過去至少會影響10個點的票房”。

2015年開始,各部委連發文件,整治“幽靈場”、規範票補,新出台的政策不僅僅是規範了不公平的市場環境,還戳破了過去虛假繁榮的泡沫。

密集政策直接的影響,讓影視行業受到了較大的沖擊。2018年,整個行業的經營數據都很難看。 

行业老大哥华谊兄弟2018年亏损9.86亿,受范冰冰事件牵连的唐德影视,2018年净利润为-5.64亿,同比下降393%;ST中南、华录百纳和印纪传媒净利润均亏损超过20亿元 ,华录百纳更是巨亏33.69亿元。

行业困境到了2019年依然没有缓解,华谊兄弟“跌跌不休”,现金流明显出现问题,连续发了股权质押及解押、申请银行贷款展期、为银行綜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等公告,总市值跌破百亿。

而在巅峰時期,華誼兄弟的市值是800億。

除了華誼兄弟,新文化、鼎龍文化、ST中南、長城影視、當代東方、歡瑞世紀、唐德影視皆爲預計虧損,而且預虧金額大的驚人,多的竟然超過40億。

影视公司2019业绩报告.jpg

這是影視公司的陣痛期,不過,王曉輝認爲陣痛期就快要度過了。

“过了这段阵痛期,光明还是会来临的,因为人均GDP已经超过一万美元,中国人对精神内容、文化内容的消费,是有刚需的。”她对億歐说道。

王晟也同樣看好消費端的潛力,“消費端的市場是非常好的,所以這是我們的信心的來源。”

兩位投資人所言非虛,即使行業仍處寒冬,但票房卻顯示消費端依然強勁,2018年票房就超過600億,而2019年行業普遍哀嚎時,票房仍增長到了641億。

而那些盈利的影視公司,就是摸准了消費端。

新世代改變大熒幕

2019年影視業寒冬,在一系列預計虧損的公司中,光線傳媒顯得鶴立雞群,考慮了資産減值准備後,2019年預計淨利潤9.0億元—11.5億元。貢獻最大的,當屬獨家主控的爆款,總票房49.34億的《哪吒》。

翻開2019年票房成績單,優質國産影視內容的規律十分明顯,《哪吒》之後分別是46.18億《流浪地球》、31.03億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、28.76億《中國機長》、21.83億《瘋狂的外星人》。

其中一個規律,這些電影展現的是主旋律、正能量,內容要麽表現積極向上,要麽展示家國情懷。

而這些的對立面,就是當紅的流量明星、大IP失靈。與此同時,曾經橫掃國內本土票房的進口大片開始遇冷。

上映前呼聲很高的《決戰中途島》和《終結者:黑暗命運》票房高開低走,分別只有2.5億和3.5億人民幣,李安攜手威爾史密斯的《雙子殺手》也只取得了2億多的票房。進口片市場僅剩《複聯4》一枝獨秀。

王晟认为,这是影视行业转向内容驱动的标志,“影视行业从过去的投资驱动转向成了内容驱动,大概三四年前,所有票房比较好的项目,基本上都是靠大IP,大Cast和大宣发赚钱,只要保证了这三点,就不会亏钱,票房就不错,但这几年情况完全不同了 。”

他認爲這些變化與觀衆的審美成熟直接相關,“之所以能變成內容驅動,是因爲觀衆變得更具有審美力了,更關注內容本身的好與壞。只要好的內容,哪怕是低成本制作的內容,也能夠取得非常大的收益,這是影視行業非常明顯的一個變化。”

雖然春節檔撤檔,但預售票房顯露端倪。

集體撤檔前,《唐人街探案3》以2.56億元預售票房位居榜首,領先第二名《囧媽》(5001萬)、第三名《姜子牙》(4965萬)超過兩億。

王晓辉向億歐解读说,这与新生代电影观众密不可分,新生代的观众的审美要求、艺术水平要求已经明显提升。

“以前一個純搞笑的春節檔的電影,就很能夠喚起觀衆買票的欲望了,但是現在除了搞笑,還需要更多更深層次的東西,比方說價值觀,故事的新穎性,對智商和文化的要求。《唐探3》的預售能夠好過《囧媽》,其實是《唐探3》的故事更有層次,敘事更加緊湊。”

新生代的人群,還有另一個特征,那就是生長于經濟高速發展階段的他們,更加愛國、有民族自豪感。 

在零點研究咨詢集團進行的“90後中國青年調查”中,79%的受訪者認爲中國是一個強大的國家,93%的受訪者覺得“作爲一個中國人很自豪”,81%的受訪者表示“甯願居住在中國而不是其他國家”。

王曉輝認爲,正是他們使《哪吒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戰狼2》成爲爆款。

除了內容本身的創新,兩位投資人都關注到了新技術的投入應用,這改變了內容形式與營銷方式。

“创新还是在不停地发生,去年开始行业就高度关注互动影游,比如腾讯推出的《隐形守护者》,就是比较代表性的互动影游项目,几个月时间产生超过一个亿的收入,2019年的销量是140万。”王晟向億歐介绍。

所謂“互動影遊”,就是將影視和遊戲結合起來,“看上去更像一個遊戲,但實際從內容上看更像一個影視。”

每一轮的科技推动,都能让文化産業更上一个层次,可以让文化内容从制作到发行到最后变现都有新变化。李安的《双子杀手》就是其中的表现之一,他第一次将120Hz刷新率的影片呈现给观众。

在觀衆感受不到的地方,新技術已經在影視行業應用許久。王曉輝對此非常關注,並參與了相關投資。

“我们投资的春秋时代,上映《空天猎》的时候,对大數據的采集分析就很成熟了。根据影片类型,预判适合的观众,在他们常访问的渠道,投放相关广告,投放一些票补。针对已经观影的人,分析他们的购票行为、购票时间,实时调整电影排片策略,调整后续的口碑营销策略。”王晓辉向億歐透露。

不仅如此,王晓辉向億歐分享了她刚刚投资的文化科技项目——超高清视频(北京)制作技术协同中心,“这家公司的股东有京东方、富士康、联想,这些大企业都是他的股东。要做8K的视频内容,从前端的摄像头中间的编解码,一直到后端的成像装置屏,都会有巨大的变化,所以这一轮的技术,5G+8K+VR、AR会对这个行业带来新机会,我们会着重寻找拥有这些潜力的公司。”

2018年3月21日,中共中央印發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》,將廣電總局的電影管理職責劃入中宣部,中宣部對外加挂國家電影局牌子,至此,管理電影工作的政府部門發生了改變。

王晟向億歐透露,部门职能的变更给影视公司增加了成本,“既然组织体制都变了,那么肯定会影响到内容的审核流程、审核方法和审核标准,所以影视公司需要时间来消化新的组织结构。”

电视剧备案数同比减少.jpg

過審的劇的確變少了,2019年影視行業全年備案劇集905部3440集,較2018年分別下滑22.2%和24.8%。

內容審查變得更加嚴格,並且不透明,王曉輝看到,目前關于文化、影視內容的審查相對趨嚴,前一段時間非正劇的曆史古裝題材不容易播出,就是這個原因,“監管層想要對內容導向給一些引導,但引導又沒有明文的規定。” 

高度不確定的政策直接加劇了風險,沒有過審,不能上的電視劇都被擱置,很多投資人的投資受損。 

“这是强政策驱动的赛道,在没有明显看到政策拐点出现的情况下,影视行业投资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不可能拿几百万几千万的钱去跟政策博弈。” 王晟的看法与王晓辉不谋而合。

版權聲明

本文来源億歐,经億歐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轉載說明,違規轉載法律必究。

各工作崗位將被AI取代的概率

選擇崗位,查看結果

制圖員和攝影師

87.9%

打賞支持

5
5
10
20
50
80
100
其它金額
任意賞:

参与評論

最新文章

1、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,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,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,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;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,需与億歐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,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。

【若贵司平台转载億歐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,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】

2、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,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,请联系億歐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,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;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,需与億歐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,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。可将公司全称(简称)、公司网址、微信公众号、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@iyiou.com,會有工作人員與您取得聯系。

關閉

快來掃描二維碼,參與話題討論吧!

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
獲取驗證碼

新用戶登錄後自動創建賬號

登錄表示你已閱讀並同意《億歐用户协议》

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

賬號爲用戶名/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

關聯已有賬戶

新用戶或忘記密碼請選擇,快捷綁定

賬號爲用戶名/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

快速注冊

獲取驗證碼

創建關聯新賬戶

发送驗證码

找回密碼

獲取驗證碼
账号为用户名 / 邮箱的用户 選擇人工找回

未完成注冊的用戶需設置密碼

如果你遇到下面的問題

我在注册/找回密碼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

我先前用E-mail注册过億歐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,我想找回账号

其他問題導致我無法成功的登錄/注冊

請發送郵箱到service@iyiou.com,說明自己在登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,工作人員將會第一時間爲您提供幫助

账号密碼登錄

樂樂呵呵@微信昵稱

该億歐账号尚未关联億歐网账户

關聯已有賬戶

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億歐网账户的用户

創建並關聯新賬戶

曾用微信登錄億歐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億歐的用户

没有注册过億歐网的新用户

先前使用邮箱注册億歐网的老用户,请點擊這裏進入特別通道
意見反饋
意見反饋
億歐公众号 億歐公众号
小程序-億歐plus 小程序-億歐plus
返回頂部